文旅美食

乡间野菜勾起味蕾记忆 独特清香品尝春天味道

来源:光明日报 | 2021年04月02日 11:11
光明日报 | 2021年04月02日 11:11
原标题:野菜五品
正在加载

  都市生活三十多年,对乡间野菜逐渐淡忘。最近回秦巴山间乡村小住,秦岭以南的春来得早,村后山坡和附近平川田野到处绿意盎然。闲暇时在村外田埂上散步,看见田垄里和田坎边小时候曾经剜过的荠菜,揪过的茵陈、灰灰菜和马齿菜,掐过的苜蓿星散分布,随即采了一些回家,按早年间母亲惯常的做法品尝,勾起三十多年深藏的味蕾记忆。

  荠菜是野菜的上品。荠菜学名荠,常生于山坡、田边及路旁等。自古及今,人们乐于采食荠菜。几场春雨过后,田野里散生的荠菜,叶片渐长渐宽,也嫩绿了,鲜嫩的荠菜诱惑着尝鲜的人们,田间剜荠菜的人渐多了。在麦田间寻找荠菜,剜了荠菜在寺庙里煮粥,吃了荠菜粥还留下传世诗句“时绕麦田求野荠,强为僧舍煮山羹”,这是宋代苏轼留给我们的荠菜记忆。如今,我国大多数乡村里,人们对于荠菜惯常做法是包饺子或做馄饨。饮食讲究的人则用荠菜煲汤,味美且营养价值高。此外,荠菜洗净切成小段晾干,冲水当茶饮,也是茶饮讲究人的做法。

  茵陈是野菜的中上品。茵陈学名茵陈蒿,常生于路旁、山坡、林下及草地。我国民间自古就有吃茵陈习俗,“晨钟梵纲肃,午饭茵陈香”,这是明代王世贞吃茵陈留下的诗句。陕南人吃茵陈普遍做法是,嫩茵陈洗净切碎与面粉糊糊搅拌均匀,撒少许食盐,做茵陈摊馍,风味很独特。其实,凉拌茵陈更具特色,品尝清新芳香茵陈,齿颊久久含香。茵陈熬香米粥也是非常好的吃法,米香裹着茵陈香,清香妙不可言。家乡人把老茵陈枝叶采了晾晒干,遇到头痛身重,腹痛呕吐、腹胀等症,取出干茵陈熬浓汤喝,一两天就见效。

  灰灰菜是野菜的中品。灰灰菜学名藜,古代称“莱”,我国各地均有分布,常生于路旁、荒地及田间。我国人民食用灰灰菜历史悠久,《诗经》里有“南山有台,北山有莱”诗句,“莱”即现在的灰灰菜,这是古代先民采食灰灰菜的记载。唐诗涉及吃灰灰菜的诗句有王维的“积雨空林烟火迟,蒸藜炊黍饷东菑”,许浑的“莱妻早报蒸藜熟,童子遥迎种豆归”等。灰灰菜嫩尖洗净放入沸水中立即捞出凉拌,口感好且原真味最佳。灰灰菜做汤,一小绺粉丝,几根灰灰菜,则清香四溢。每年春夏我都采灰灰菜嫩尖,或凉拌或做汤,让灰灰菜独特的清香芬芳家人味蕾。

  马齿菜是野菜的中下品。马齿菜学名马齿苋,常生于菜园、农田、路旁等,我国南北各地均有分布。马齿菜口感滑腻且微酸,因而属于野菜中下品。我国人民吃马齿菜至少有一千多年历史,晚唐诗人吕从庆在《永丰桥闲坐》诗中有“村妇坐畦挑马齿,野童蹲涧采鸡头”记述。陆游有“日高羮马齿,霜冷驾鸡栖”诗句,当年陆游吃马齿菜的做法与我们今天吃马齿菜做法大致相同,煲汤或凉拌或与其他食材炒食。夏天炎热胃口不佳时,把鲜嫩肥硕的马齿菜洗净入沸水焯一分钟捞出,蒜泥香油凉拌,酸爽可口,食欲顿增。陕南人还有一种做法是马齿菜洗净微焯晒干,冬季里干马齿菜焖肉,这是大人和孩子都爱吃的美味。

  苜蓿是野菜的下品。苜蓿有多种,因品种不同分布有差异。苜蓿是优质牧草,人吃口感略差。如今食物极大丰富,因而吃苜蓿的人很少。800多年前,一位气质不俗的长者吃着苜蓿心说不是我贫穷才吃苜蓿,而是苜蓿好吃,还强调园子里瓜果都能吃了,有诗为证“苜蓿堆盘莫笑贫,家园瓜瓠渐轮囷”,这是宋代陆游吃苜蓿留下的诗句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国粮食蔬菜非常短缺期间,苜蓿曾填充过很多人饥饿的胃。我对苜蓿的亲近缘于我居住过的北京首都机场家属区,南平里东侧附近有一大片开阔草地,春季密密麻麻的野生苜蓿嫩绿青翠。每年清明前后,我都多次去采苜蓿,清洗好苜蓿控干明水,撒上面粉拌匀,上笼屉蒸二十分钟,出锅吃时洒少许蒜泥醋水,吃起来别有一种滋味。

  今天,我们食用的蔬菜种类非常丰富,产量也极其大。可是,很多人依然喜爱野菜,这或许是自古贮存在我们祖先基因里的味蕾信息遗传给了我们,刺激着我们每一代人神经。绿意盎然的春天已经来临,喜爱野菜的人们,郊野踏青赏春之际,采一些认识的野菜,品尝春天野菜的独特清香,那是春天的味道。

编辑:王书韵 责任编辑:熊易
点击收起全文
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
|
返回顶部
文旅热点
更多精彩
精彩图集
正在阅读:乡间野菜勾起味蕾记忆 独特清香品尝春天味道
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
手机看
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
A- A+